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抚州寺院 > 抚州寺院
 

疏山寺

     金溪疏山寺属禅宗的“曹洞宗”法脉,位于金溪县浒湾镇旁4公里的抚河右侧,为唐禧宗敕建的皇寺。疏山原为唐代隐士何仙舟之隐栖读书处,称为“书山”。唐末中和年间(881-884),洞山良价之法嗣疏山匡仁,始于此建寺,敕赐“白云”之额。南唐时(937-957),以其近临疏溪,改名“疏山寺”。后重建于明,大修于1981年。至今大雄宝殿门柱上有联云:“从东汉以来教传千载,自南唐而后寺历六朝”,概括了疏山古刹的悠久历史历史上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寺前平川千亩,武夷山清泉顺抚河而下;寺后群峰错落,青竹繁茂,山道苍松,森林覆盖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疏山八景,如诗如画,是少有的大丛林。现任住持为体明法师。

    寺门横匾上书刻“疏山古寺”,门两边的对联是“野渡无人流水急,疏山有主白云闲”。寺内正面是雄伟庄严的大雄宝殿,内有如来佛祖、阿弥陀、药王及十八罗汉的塑像。大雄宝殿东侧是一片竹园,西边是一排禅房,约50余间。寺门内、大殿前是弥勒佛、四大天王、伽蓝菩萨的塑像。大殿后而神仙岩,这里依次排列着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地藏王及三十三天、九泉地府的菩萨尊者,约百余尊。再后便是讲经传教的禅堂,房柱上刻着“门前青猿来南非要,屋后黄鸟听谈经”一副对联。然后是方丈室、藏经阁。寺庙的膳堂和厨房都在大殿东侧。

    开山祖师唐上人匡仁(845-935),又名白云矮师、圆照禅师,号“曹家女”,江西吉州新淦人。先后曹山本寂剃度,“适悟本良价阐青原教于瑞州之洞山,仁就事之,传其衣钵。”习经巴山、东都(今洛阳),“发迹曹山”,于“曹山大振”。匡仁先承曹山法嗣,后又承洞山法嗣,“历参丛林名宿,深相印契,剖析佛说,触处圆通”被誉为“精辩冠群”,尊为“矮介”。匡仁走遍大江南北,博采众长,创造多于继承,弘扬慧能学说,主张“语不如默”,“以木藤三尺”,“揉藤为祖师,有《四大等颂略》、《华严长者论》等典籍留世。

    相传建寺之前,一位俗称“明眼和尚”的长老云游至疏山,他在疏山东面钓台上结庐面壁修行。他不怕苦不怕累,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化碗斋饭,一连数载,天天如此。他终日打坐,却雨阳不沾,毫无倦意。乡人见之大惊,问及原由,明眼和尚告之,这是为建寺募地所为。乡人为其真情所动,问要多少地,长老微笑地回答说,不多不多,只求施主施舍贫僧一袈裟之地。乡人以为戏言,一袈裟地放得了头就放不下脚,给点无妨。长老正色道:“非戏言也,一袈裟之地足矣!”乡人见他说得如此认真,于是就满口答应,恐口说无凭,遂立字为据。是日,碧空无云,红日高照,长老徐徐解下身上的袈裟抛向天空。霎时,袈裟化作一朵彩云遮天蔽日,阴影覆盖之处,疏山庄田及五峰胜地方圆十里,尽在其中。长老旋即疾步沿彩云遮日之地用手中锡杖划线为界。众人见状,大惊失色,追悔莫及。但有言在先,立字为据,且建寺乃慈善之举,只好忍痛送地。此长老并非他人,乃是佛法渊深的疏山寺开山祖师匡仁禅师。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在《疏山寺寻达公游处并问吴选部》诗中的“可望袈裟复紫烟”、“半臂袈裟水一方”,就是指这一传说。
 
    唐中和三年(882),匡仁请护法居士、抚州刺史危全讽(追封南庭王)上表,同年唐禧宗御笔亲书“敕建疏山寺”,至今仍高悬于天王殿门前。历时八年,乃成。十方贤达云集,常住僧众千人,为当时禅宗之中心,著名弟子有庆甫(高丽人)、百丈明照安(新罗国人)、超禅师及其徒遇禅师(东海人)、文偃(后为云门宗祖师)、本山证、洞山瑞、大安省、南昌天王院和尚、黄檗慧、京兆三相、护国守澄、灵泉归仁、伏虎奉磷、正勤蕴禅师等。大凡僧中之真者,造诣之绝伦者,皆设法到疏山寺谒拜匡仁和尚,“大振矮师之铎”,“胜叶扶疏”。

    疏山寺历代高僧辈出,匡祖及其法嗣之后,宋有了常禅师、启东明归云禅师、慧僧了如禅师;元有嗣宁禅师;明有道性、湛然、道木、道如禅师,无像、大智禅师;清有戒显、曹洞正宗三十五年世道生禅师、临济宗三十四世顺西元器禅师;民国有了尘、圆光禅寺;1949年以来有善道禅师,“类能重开祖庭,提倡宗风”。尤其是慧僧了如,俗名张澄,字达明,官至尚书右丞,建炎南渡,“自解朝衣苏佛香”升座疏山寺方丈。了如领疏山之众二十余年,制经书5040卷,造楼台殿宇百余幢,积钱二千万,宋高宗、陆游等常来寺中作客,是疏山寺鼎盛时期。《疏山志》载:“道曰益尊,学者曰益众,名誉日益闻,远近响应。”光海外高僧来学者就有数十人。

    疏山寺等级极高,各个时期方丈必须“奉钦命准礼部札书”方可升座。寺内护法居士林立,王安石、晏殊二相,曾巩、陆游、元稹、艾申、陆象山、汤显祖、姜光琦、吴熊、吴会、曾季狸等是各个时期的护法,并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章。北宋大文学家曾巩游览疏山寺后,题诗道:“一见云山病眼清,野僧勤向水边迎。苍松翠竹东南道,乱石峰前踏月行。”表达了对疏山的喜爱。“江西山水增奇怪,疏山之名旧所知”。这是南宗诗人陆游游疏山寺后留下的诗句。历代著名学者如吴宜诚、吴泗洲、陆九渊、吴悌、吴绍、裴煜、孙新、张澄、启公、吴灏之等,均在寺中读书、做学问。现在“潜省居”仍辟有陆子读书堂,供游人瞻仰观光。历代帝王,如唐禧宗、宋太宗、宋高宗、明太祖、清乾隆都书写过御匾并赐衣(今已毁),历代各朝都曾赐衣(今已毁);历代方丈必须“奉钦命准礼部札书”方可升座。民国人物蒋经国,近代伟人朱德、董必武也曾在此留下足迹。

    斗转星移,时光流逝,疏山寺历经沧桑。20世纪60年代,一场大火烧毁了该寺禅堂和僧舍。“文革”以后,疏山寺被列为江西省31处重点开放的寺观教堂之一。1985年,政府拔专款恢复重修。在当时方丈善道法师(号称“白眉毛和尚”)的主持下,广结善缘,吸纳十方资金,不断进行修善建设,使之逐步建成现在规模。目前建有天王殿、大雄宝殿、罗汉殿、藏经阁、东西厢客房、签房和陆象山的“潜省居”等,建筑面积约六千余平方米,相当于历史上大禅院的十之一、二。1995年,适逢疏山寺建寺1100周年,该寺举行了隆重的庆典法会。近几年疏山寺的知名渡越来越高。1996年,日本国驹泽大学石井修道教授等一行12人率团来疏山寺寻根问祖;1998年,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周懋平率人大视察团到该寺视察;藏传佛教大法王津美彭措专门派座下五大堪布之一希荣博活佛专程到该寺弘法利生。

    寺内膳堂旁有一古井,名“三井香泉”。泉水汩汩,终年不竭。宽约一丈的井底却竖立着一根欲升而止的木料。千百年来,这一奇观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眼球。原来,这里有一个“点井吊木”的传说。

    原来,长老得了地以后,就请来许多木匠、石匠,开始建造寺院。木匠、石匠都已到齐,可是工地上却没有一根木料。他们去找长老,长老笑着说,你们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准时开工。开山建寺需要的大量木料从哪来呢?众僧和匠工都迷惑不解,只有匡仁禅师胸有成竹。夜深人静,长老绕着山背那口泉水汩汩的古井转了三圈,用锡杖对井一捅,霎时,井水直喷几丈高,一根根粗大笔直的杉木,便从井里不断地冒出。匠人听到声音都来围观,为匡仁禅师拍手叫绝。天明,杉木已堆得象一座小山。原来,长老作法,使此井直通抚河旁的疏山潭。建寺所需木料,均是从这口井里一根一根地升上来。长老视建寺木料差不多,便问木匠够了吗,木匠连忙说:“足够足够。”长老立即说了声“停”。此时,刚好还有一根木料正欲出井,被这一叫,便卡在井里不动了。

    白云长老用锡杖点井吊木的故事,寺中有联佐证:“半臂袈裟铺遍五峰胜地,一根锡杖涌开三井香泉。”

    疏山寺东约二百米是“潜省居”,南宋绍兴十九至二十一年(1149-1151),陆九渊(象山)先生和兄长陆九龄在此苦读三年。过“潜省居”沿山径而上约半里,可见掩映在苍郁松林之中存放历代高僧骨灰的“参公塔院”,是安葬历任住持和尚骨灰的地方。塔院分上下两层,共有五座普照石塔、上层三座,其中间一座为匡仁禅师之塔,下层两座分别为园光老和尚之塔和善道禅师之塔。普照同石塔造型古朴雄浑,呈三层大小六角的园形,分塔座、塔身与塔顶三部分。

    疏山寺周围,还有不少胜迹,如一览亭、放生亭、搴旗岭等。